逆向物流成绿色经济重要组成部分

更新时间:2018-05-30 10:22:31    点击次数:4180次


相关介绍

1.逆向物流成绿色经济重要组成部分 标准化犹存滞后之痛
2.第三方物流供货遭到调包 茅台电商之路风险骤现
3.科技改写电商物流面貌 苏宁借无人重卡超车
4.新零售倒逼电商物流加速变革 企业抢滩新技术
5.共享经济发展陷入“烧钱”怪圈 “以邻为壑”竞争须转变


【标题】:逆向物流成绿色经济重要组成部分 标准化犹存滞后之痛
【关键字】:物流,逆向,标准化,工作组,我国,绿色,循环,企业
【摘要】:作为我国首个逆向物流国家标准的牵头制定者,全国物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逆向物流标准化工作组秘书长、上海第二工业大学郝皓教授认为,在传统的正向物流中,人们可以直接想到几个电商巨头、物流巨子;今后,在新兴的逆向物流中,也将出现类似的龙头企业,其规模预计不亚于如今的“四通一达”等逆向物流标
【正文】
(原标题:逆向物流已成为绿色经济重要组成部分)
从“6·18”到“双十一”,单日某一大型电商平台就会产生数亿张物流订单,而退货率达到6%左右。在我国,从退换货品、缺陷召回到废旧回收等,由客户端回到企业端的逆向物流尚处于实践起步阶段,很多企业逆向物流成本占总成本20%以上,远高于发达国家企业4%的平均水平。
本月起,我国首个逆向物流国家标准《非危液态化工产品逆向物流通用服务规范》(GB/T 34404-2017)正式实施,填补了国内空白。本月25日,全国物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又在沪设立逆向物流标准化工作组(TC/269/WG4),由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担任秘书长单位。逆向物流标准化工作组将结合我国逆向物流发展的实际情况,深入研究、积极采用国际标准和国外先进标准,加速逆向物流标准的制订和修订工作。
事实上,不仅是网购血拼、O2O大战造成的高退货率问题,全国每年至少还有500万吨废钢铁、20多万吨废有色金属、1400万吨废纸,以及不计其数的废塑料、废玻璃被白白浪费,没有得到回收利用。对于习惯“淘宝式”采购的中国,会不会从中反向“淘宝”,在正向物流同时搞好逆向物流?
“我国物流业当前发展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基本相称,但中国仍是物流大国,还不是物流强国。”全国物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崔忠付表示,根据国家相关规划,国内重点品种领域的废旧产品规范回收与循环利用率,希望在2020年至2025年之间达到40%至50%,大大改善逆向物流水平。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副校长徐玉芳表示,当前市场竞争与环境资源的双重压力,正迫使企业关注规范性的逆向物流运营,促进以“循环使用”来代替“一次性使用”,包括物流托盘和快递箱等。但目前我国许多企业对逆向物流熟悉程度还不高,逆向物流运营、管理和技术水平差异很大,大量的物质资源没有得到很好的循环利用或根本无法循环利用,因此开展逆向物流标准化工作已成为迫切需求。
作为我国首个逆向物流国家标准的牵头制定者,全国物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逆向物流标准化工作组秘书长、上海第二工业大学郝皓教授认为,在传统的正向物流中,人们可以直接想到几个电商巨头、物流巨子;今后,在新兴的逆向物流中,也将出现类似的龙头企业,其规模预计不亚于如今的“四通一达”等。目前,郝皓提出了“逆向物流-第五利润源”绿色利润源理论,并发布全球首个“主动式逆向物流管理模型(RLOM模型)”。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我国逆向物流标准化工作组目前由约30家产学研各方单位组成。专家们表示,逆向物流已成为我国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当前逆向物流行业整体发展规模和水平均不足,逆而向物流标准化也严重滞后,工作组将抓紧时间在一两年内制定引领行业及企业规范化发展的相关实用通用标准,以电子电器、汽车产品等重点标准形成突破口。


【标题】:第三方物流供货遭到调包 茅台电商之路风险骤现
【关键字】:电商,茅台,调包,经销商,管控,供货,渠道,第三方
【摘要】:该经销商告诉记者,茅台现有的经销商网络渠道已经比较成熟,服务质量、整体管理水平随着对经销商的培训逐步提高,但电商只是任何一个品牌的辅助工具,不可能取代传统的销售方式:“电商能解决地域、效率的需求,但是对于茅台这种容易招假的产品,核心客户还是会选择传统的渠道
【正文】
(原标题:第三方物流供货被调包 茅台走电商之路引热议)
近日,数十瓶“43度飞天茅台”在第三方物流公司给京东的供货过程中被调包,引起社会热议的同时,也引起茅台与京东双方的重视,24日双方高层召开会议对此进行沟通和探讨。不过,业内还是对此提出疑问:茅台能否走电商之路?茅台自建电商不靠谱吗?茅台屡被山寨之痛如何能解?
该经销商告诉记者,茅台现有的经销商网络渠道已经比较成熟,服务质量、整体管理水平随着对经销商的培训逐步提高,但电商只是任何一个品牌的辅助工具,不可能取代传统的销售方式:“电商能解决地域、效率的需求,但是对于茅台这种容易招假的产品,核心客户还是会选择传统的渠道。”
他认为,未来茅台集团能够划分清楚传统经销商和电商平台的功能,以满足不同类型的客户:“不过必须看到,非长期的客户对真假辨认不够清楚,他们希望能够得到的就是品质的保障,如果电商平台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通过网络销售还是存在风险。”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称,多渠道、多经销制是中国快消品企业的普遍运营模式,优势在于把市场的广度及渠道的深度在短时间内解决,但也会衍生更多的矛盾,例如价格体系失去管控,假货横行等。而要加强价格体系的管控与假货管控的关键点,仍然在于企业对渠道与经销商的管控力。


【标题】:科技改写电商物流面貌 苏宁借无人重卡超车
【关键字】:重卡,无人驾驶,无人,物流,司机,测试,卡车,苏宁
【摘要】:栾学锋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从物流成本来看,传统的长途货运卡车内需要两到三名干线司机,苏宁的无人重卡只需一名司机观察特殊情况,其余驾驶都能由无人重卡自行完成“这是国内首个L4级别仓对仓无人驾驶重卡测试5月24日下午3时,苏宁物流在上海奉贤基地封闭园区内完成了无人重卡低速自动驾驶测试智
【正文】
(原标题:电商物流卡位战 苏宁首测无人重卡)
5月24日下午3时,苏宁物流在上海奉贤基地封闭园区内完成了无人重卡低速自动驾驶测试。
看起来和园区内并无二致的重卡,最大的亮点就是没有司机。而与普通的重卡相比,这辆卡车的顶部多了5个摄像头毫米波雷达以及中部左右两个激光雷达。
物流成本缩减60%
“这是国内首个L4级别仓对仓无人驾驶重卡测试。”苏宁物流研究院副院长栾学锋向第一财经强调。
根据自动化的程度,无人驾驶共分为L1-L4四个等级,其中L4级的自动驾驶智能化程度最高。而仓对仓行驶路线是指,无人驾驶载货车从一个物流园区仓库,驶出园区上高速,再抵达另一个物流园区。
据栾学锋介绍,在此之前该重卡已经在中汽中心盐城汽车试验场完成高速场景高级辅助驾驶测试。“在高速场景下,最高驾驶速度可以达到80km/h时,在300米外识别障碍物,并以25ms的反应速度来控制车辆进行紧急停车或者绕行避障等措施。”
在无人驾驶领域,更多的研发集中在乘用车领域。自动驾驶卡车技术鲜有人问津,也在于其自身存在的技术难点。
首先重卡自身的构造给无人驾驶带来新的课题。
“重卡需要外挂,以测试重卡为例,车头重2.5吨,载重40吨,与小轿车一体化的模型模拟不同,在行驶过程中,重卡车头和车身会形成夹角,在掉头的过程中,车轮不是在转动而是在平移,没有针对这些特征专门的研究,模型就比较难建立。”智加科技研究员唐宇瀚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智加科技是苏宁无人重卡技术支持方。
其次是摄像头的摆放和聚焦问题。卡车比较高,人站在车前面司机很难看得到,摄像头如何看见并聚焦。与此同时卡车的减震效果非常差,行驶路况也比较复杂,强烈震动下摄像头双目焦距容易失焦,如何自动校准聚焦比较难。
不过,相较于乘用车市场而言,物流重卡承担物流转运、调拨环节的业务,应用场景大部分在高速公路内,相比乘用车使用场景工况较简单,这也是智加科技选择将重卡物流作为商业化第一个落地方向的重要原因。
栾学锋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从物流成本来看,传统的长途货运卡车内需要两到三名干线司机,苏宁的无人重卡只需一名司机观察特殊情况,其余驾驶都能由无人重卡自行完成。燃油成本可以打个八折,算下来与传统模式相比,无人重卡节省了约60%的成本。
更具体而言,“10000个司机减少到5000个,一个司机的平均年收入大约为10万元,一年的人力成本就缩减了5亿,哪怕一万个司机保留,也相当于为企业增加了5亿的效益。”智加科技研究员付强补充道。
对于改造成本,栾学锋告诉第一财经,只要卡车符合电子控制转向、手自一体、电子刹车稳定程序这些基本条件,就可以进行无人驾驶改造,整套改造下来的成本不超过1万美元,目前苏宁改造了两台重卡。
政策成掣肘
在以物流为利器的电商行业,无人科技又迈进了一步。
此前菜鸟、京东均有透露在进行无人卡车驾驶技术布局和研发,但在这场电商物流争夺战上,苏宁的这次公开测试算得上是国内电商企业在大型无人车领域的第一次探索。
但即便能够产生如此巨大的效益,无人卡车依旧处于测试状态,商用时间表无法确定。
“目前处于技术比法律先行的情况,政策不允许是最大问题,如果政策允许的话,这款无人重卡从技术层面讲是没有太大问题的。”付强告诉记者。
虽然今年4月由工信部、公安部、交通运输部联合制定的《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发布,北京、上海先后发布了地方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办法,推动半封闭、开放道路的测试验证。
但实现重卡无人驾驶落地是一条漫长的路,需要上百万公里的测试等各方面的准备,做出样车上路测试可能只需要花费一年时间,但还需要五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能将产品做到量产。
而在测试阶段,司机仍旧是重要的参与者。“车如果没有油需要司机拉进加油站去加油,收费站交钱也需要司机来完成,同时如果车子本身出现故障,例如发动机出现问题,还是需要司机来处理的。”无人驾驶车工程师韩坪良告诉记者。
栾学锋认为我国现行法规并不允许无人驾驶上路,其中安全是最大的考量,现有的大部分政策法规与无人驾驶发展还不相适应。但随着技术进一步成熟以及国家政策法规的完善,无人重卡在物流场景有望最先落地。


【标题】:新零售倒逼电商物流加速变革 企业抢滩新技术
【关键字】:物流,区块,电商,亚马逊,京东,无人,智能,分拣
【摘要】:年初以来,以科技公司自居的京东、亚马逊、阿里巴巴等巨头纷纷抢滩区块链物流,希望通过区块链技术优化生产、运输、检验的物流全过程如果说无人科技使物流供应链的中下游成功实现了降本增效,那么区块链物流则在上游处理订单和分发方面提升了效率,保证防伪溯源除京东外,海内外电商也纷纷布局智能物流
【正文】
(原标题:人工智能和区块链赋能 新零售倒逼电商物流加速变革)
5月24日,上海市郊,在京东“亚洲一号”无人仓的分拣车间里,300个“小红人”(分拣机器人)正以每秒3米的速度往来穿梭,分拣数十万个来自多个地区的包裹,该速度相当于3小时跑完北京二环,这是全世界最快的分拣速度,也使得无人仓的日处理订单能力超过20万单,整体运营效率较传统仓储提升10倍。
业内人士称,随着新零售时代到来,传统物流体系正在加速变革,配合消费升级,对消费者的精准服务是电商物流制胜的关键。但需注意的是,智能电商物流的建设并非一蹴而就,其中成本投入等问题仍面临挑战。
“无人”科技遍地开花
目前,为提升购物体验,实现精准库存控制和升级配送效率已成为国际电商物流的竞争焦点。为提升运营效率,无人仓、无人机、无人车等无人科技已成为物流中下游降本增效的利器。
来自山东临沂的姜珊已在上海京东“亚洲一号”工作4年多时间,她说,自去年10月启动全球首个全流程无人仓项目后,分拣工作变得轻松而高效。“原来赶上订单多的时候,我们每人每天大约要分拣3000多个包裹,非常忙碌。有了‘小红人’之后,自动化设备取代了简单机械化劳动,我们只需要处理一些技术方面的问题,效率大大提高了。”
除分拣“小红人”外,智能搬运机器人(AGV)叉车、堆垛机器人、自动供包机器人等十几种不同工种的上千个机器人,在40000平米的仓库内基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图像智能识别、大数据应用等技术集成各司其职,其投放使用密度行业领先。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全流程无人仓涵盖了收货、存储、订单拣选、包装四个作业系统,而操控全局的智能控制系统,是京东自主研发的“智慧”大脑,可以在0.2秒内,计算出300多个机器人运行的680亿条可行路径,并做出最佳选择。同时,智能控制系统的反应速度为0.017秒,是人的6倍,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京东物流首席规划师、无人仓项目负责人章根云向记者介绍,科技已为京东无人仓装上了“大脑”、“眼睛”、“胳膊”和“腿”,使其变成一个强大的“人工智能”。
目前,无人仓的运营效率是传统仓库的10倍,除该仓外,京东已经投入使用的无人仓还有武汉亚一小件无人仓、华北物流中心AGV仓和昆山无人分拣中心等。
2017年4月,京东集团宣布京东物流正式独立运营,并组建京东物流子集团。成立半年后,京东物流收入规模达200亿-300亿元,今年2月又获得25亿美元的融资,投后估值达134亿美元,位居同行前列。华尔街分析师认为,京东大幅投入的物流建设是公司制胜的关键。
除京东外,海内外电商也纷纷布局智能物流。亚马逊早在2012年就收购了Kiva systems公司的机器人项目,目前已在全球部署10万台Kiva仓储机器人,在机器人应用数量、订单处理能力,以及仓库自动化程度上均居全球前列。亚马逊推出的即时物流Prime Now还能通过云计算AWS等系列测算,一个小时内将物品送达用户,远超同行速度。在供应链方面,亚马逊在全球范围内开启了智能供应链系统,基于云技术、机器学习和大数据分析系统,可以实现预测、采购、补货和分仓的自动化,并自动根据客户需求,精准调整库存,实现发货。
此外,物流巨头UPS、联邦快递、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等均加大无人仓布局。UPS自2016年起对分拣设施、技术能力和生产自动化进行升级和投资,增大了运送能力;联邦快递则在2017财年投资建设19个全自动站点;菜鸟网络已累计投资上百亿元,打造全球最大的物流数据基础设施,并推出电子面单、物流地址库、物流云、智能云客服等产品。
抢滩区块链物流
如果说无人科技使物流供应链的中下游成功实现了降本增效,那么区块链物流则在上游处理订单和分发方面提升了效率,保证防伪溯源。
年初以来,以科技公司自居的京东、亚马逊、阿里巴巴等巨头纷纷抢滩区块链物流,希望通过区块链技术优化生产、运输、检验的物流全过程。
4月,亚马逊的AWS云服务部门推出了支持以太坊和超级账本两种项目的“AWS区块链模板”业务,以帮助亚马逊打假以及优化支付流程及物流服务。京东物流也于本月宣布成立“物流+区块链技术应用联盟”,希望通过搭建国内外区块链技术互动平台,联合政府部门和相关机构共同推动建立区块链在物流行业统一的应用技术标准,解决区块链技术共性、关键性问题。阿里巴巴旗下香水品牌凌仕国际则宣布,已成功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跨境物流贸易,公司基于区块链研发的系统能够对进口货物的所有相关信息进行追踪,包括产品生产、运输方法、海关、检验及第三方认证。UPS也于月初宣布加入货运区块链联盟,连零售巨头沃尔玛近日也申请区块链专利,称要创建一个智能的快递系统,当客户与产品进行交互时,客户可以通过私有或公共身份验证密钥,接收来自智能搬运机器人(AGV)的包裹。
咨询机构普华永道本月发布报告称,区块链技术在物流领域最有可能创造价值。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刘大成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天然具有去中介化的区块链可以记录供应链物流的全流程信息,满足透明化以联合决策的需求。更重要的是,物流与供应链中需要交易的各类资源均可以在封闭的供应链生态中得到区块链技术的支持。
京东物流研发部负责人程岩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区块链在物流领域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区块链+人工智能+物联网”三者相结合,人工智能是更先进的生产力,区块链是更先进的生产关系,物联网则连接更多的生产要素,三者结合将使更多的生产要素在信任的基础上,自主进行智能交易与合作,同时将更广泛地应用到智能仓储、智能商店、智能快运和智能配送等环节。
新零售加速变革
业内人士表示,线下零售场景的不断丰富对电商物流提出更高要求。刘大成认为,未来物流的成功将源于对消费者的精准理解。他举例说,亚马逊的AWS云服务可以将配送时间普遍缩短至两天,部分地区能够缩短至1小时;相比之下,沃尔玛的配送体系还停留在7天一个周期。他认为,亚马逊物流和云计算AWS已成为亚马逊市值高企的主要推动力。
截至24日,亚马逊市值达7779亿美元,远高出沃尔玛(2445亿美元)、好市多(873亿美元)等零售商市值;在科技公司中,亚马逊市值也仅低于苹果(9248亿美元)。另据分析机构FactSet数据,2017年亚马逊研发支出高达226亿美元,居全美首位,远高于谷歌母公司Alphabet、微软、苹果,三家公司同期研发支出分别为166亿美元、123亿美元和116亿美元。
除上游区块链和中游无人仓外,在新零售的推动下,多数电商巨头在物流供应链的下游已将线下门店附加前置仓功能,在缩短配送时间同时,降低仓储成本,进一步实现线上线下的深度融合。
自去年起,亚马逊就设置了生鲜提货点,其生鲜自提可以在15分钟内备好货,等待消费者取货。阿里巴巴则在旗下安鲜达等品牌收购好邻居超市后,将其附加前置仓功能。对此,新零售样本盒马鲜生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侯毅表示,未来新零售业态下的物流体系一定是去中心化的,例如在线下店覆盖的3公里范围内做到30分钟送货上门,如此,覆盖消费者生活半径的前置仓库将使物流作业更加简洁高效。
与此同时,在打通最后一公里的配送环节方面,无人机、无人车等代替快递员的无人物流时代已悄然而至。亚马逊的空中物流中心项目早于2014年底已获批专利,该中心在指定区域上空建立一种悬浮仓,通过小型接驳飞船将货物运送至目的地附近的悬浮仓,然后用无人机完成最后一公里配送。亚马逊已于2016年实现无人机送货首飞。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无人驾驶技术的日渐成熟,将把物流业带入由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所组成的高科技自动化的全新领域。刘大成认为,其中无人驾驶在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上的突破是最快的,该技术将给物流管理模式带来根本性变革。无人驾驶还将加剧物流企业间的竞争,通过并购、联盟等形式实现资源整合,进一步促进行业降本增效。
值得注意的是,无人化电商物流的盈利能力尚存隐忧。尽管各大电商巨头和快递公司已从智能系统、智能机器人、无人机等硬件终端和大数据系统入手,实现物流体系的改造升级,但物流业的全面无人化仍为时过早。为吸引政策和投资,很多智慧物流公司将成本让位于速度,但无人科技在物流方面的投入较大,目前综合盈利水平还未可知。
英国技术调查顾问公司Technavio曾发布报告称,随着电商物流公司不断增加对科技软件、自动物料搬运设备和射频技术等科技投入,到2020年,全球电商物流的市场规模增速将达9.69%。
刘大成称,能否降本增效要取决于应用场景和具体作业,无人化不是万能的,在柔性化可变作业方面,仍需人机结合。长城证券分析师也强调,新物流的建设并非一蹴而就,从计划、网络、仓储到配送等仍然面临诸多挑战。其中,物流计划需要对社区、个人客户有更精准的感知;在网络布局层面,需要兼顾零售和仓储配送,并满足不同订单需求。


【标题】:共享经济发展陷入“烧钱”怪圈 “以邻为壑”竞争须转变
【关键字】:共享,烧钱,单车,经济,滴滴,网约车,竞争,发展
【摘要】:相比于其他共享经济领域,共享单车还面临如何善后的问题5月27日,摩拜副总裁崔书峰谈及共享经济时称,共享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最大问题是烧钱,烧钱战扰乱市场秩序,违背产业升级初衷原因之一是当共享经济从短期的发展走向了高速的市场集中,如果一个企业占领了80%的市场,竞争压力小了后,创新动力
【正文】
(原标题:共享经济负面事件迭出:成熟从反思开始)
近年来,共享经济发展如火如荼,仅出行领域就在短时间内诞生了数家估值动辄百亿市值的公司。不过浮华过后,随着从网约车到共享单车接连出现负面事件,让公众及业内逐渐从当初的追捧转为反思。
5月27日,摩拜副总裁崔书峰谈及共享经济时称,共享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最大问题是烧钱,烧钱战扰乱市场秩序,违背产业升级初衷。
回顾这几年兴起的共享经济,都是以互联网模式出现。传统经济时代有“数一数二法则”,互联网打破区域分割之后,逐渐演变为“赢者通吃”,即第一名赚的钱比第二名到最后一名加起来要多很多。因此,滴滴、摩拜等为建立垄断优势获得市场定价权,从一开始就选择了烧钱大战,以便能够在数家甚至数十家同行中脱颖而出。
然而,这种以邻为壑的竞争模式,与共享经济的精神渐行渐远。不但浪费资本,且在势均力敌下极有可能两败俱伤,公司、用户乃至社会,都难以成为获益的一方。更有甚者,由恶性竞争带来的负面效应,还有可能损害社会公众利益,如竞争双方为扩大规模、抢占市场,在发展用户时存在不良企图的司机加入网约车、共享单车乱骑乱放影响交通安全等。
且从商业模式的角度而言,尽管烧钱是互联网企业发展的捷径,但长远来看,立于不败之地还得依靠优质的产品或服务,以及可持续的盈利模式。以滴滴为例,虽然通过烧钱战在网约车行业独占鳌头,但当美团宣布进军网约车后,滴滴又开始紧张了,因为并没有在获得垄断地位后变得不可替代。
这也是目前中国共享经济面临的核心问题:创新不足、低质竞争严重。原因之一是当共享经济从短期的发展走向了高速的市场集中,如果一个企业占领了80%的市场,竞争压力小了后,创新动力就小了。市场经济时代,没有有序的竞争,自然缺乏发展动力,有的只是垄断利润的动力。当然这其中还有资本的作用,当前中国金融资本过剩造就了这种推波助澜。
相比于其他共享经济领域,共享单车还面临如何善后的问题。去年底,因拖欠消费者押金、资金账户管理不规范等一系列问题,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把小鸣单车告上了法庭,成为共享单车公益诉讼全国第一案;近日,北京市公布尚在运营的共享自行车总数在190万辆左右,虽较去年9月最高峰时总量下降近20%,但有一半处在闲置状态。很显然,对于被拖欠押金的消费者和被影响交通的公众,绝不是共享单车公司一纸停止运营公告可以解决的。
喧嚣过后,这一系列问题的存在,倒逼各方探索如何让共享经济发挥功能、减少负面影响。以滴滴顺风车主涉嫌杀害乘客事件为例,滴滴随后出台系列整改措施,交通运输部则修订《出租车服务质量信誉考核办法》,将网约车平台公司和驾驶员纳入考核体系。
当然更需要的是政府、企业和公众三者的协作。如用户在共享经济中所表现出来的大众自觉缺失,反映出民众对公共行为责任感整体不高,提高虽十分必要,但质变非朝夕之间。因此,政府应介入监管,对损害公众利益行为进行惩戒,诸如将个人公共行为计入征信系统,作为未来信用的重要参考,引导民众维护公共秩序。
这些因素之外,共享经济也在经历一个正常的兴衰过程。根据全球权威技术咨询机构Gartner公司加德纳技术成熟度曲线(GartnerHypeCycle),技术成熟或行业发展往往经历5个阶段,萌芽期(人们开始感知并表现出兴趣)、过热期(人们一拥而上)、低谷期、复苏期和成熟期。经历过热期和低谷期,共享经济在加入各方治理措施后,相信能迎来复苏期与成熟期。